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食人·食事丨黄焖草鱼块里的乡愁

湘菜人微报2019-07-05 02:01:00

每位餐饮人都可以是喜爱湘菜的;新朋友点标题下蓝字关注我们。


38岁的谢露锋是名厨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门子手艺,打小儿起就注定了的。

旧时回忆

       七八岁,最多九岁的谢露锋,平日里和周边的熊孩子并无任何区别,一样的上树掏鸟窝、下地玩儿弹珠球,但凡十里八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谢露锋一准儿跟着进了人家厨房,全不管昨日还在一起玩闹的小伙伴们此刻正兴奋地在鞭炮堆里翻检炸断了引线的鞭炮。


       跟进厨房是因为馋,三十年后的谢露锋也不否认这点。彼时是八十年代中期,商品经济浪潮已席卷全国,物资供应虽较计划经济时代大为丰饶,但大多数内陆乡村地区依然未摆脱穷困的阴影,饭是能吃饱了,但也仅此而已,逢有红白喜事,席上的大鱼大肉便成了村民们难得的盛宴。

       乡里办席不时兴圆桌,一色的实木八仙桌,一边坐两人,共八个席位,桌上的大菜也都是按人头算的,头碗里的肉丸子、虎皮蛋都是八个,两指宽、巴掌大小的扣肉,一碗也是八块,细伢子又不能上正席,只能傍着父母在碗里戳一些边角余料吃,没有哪一次,谢露锋是吃尽兴了的。


       乡下的孩子比不得城里的金贵,也不会撒泼耍赖要吃的,当然,那会儿条件也不允许,就傻乎乎立厨房跟前看着。办席的大师傅多是周边相熟的乡里乡亲,知道孩子嘴馋,多半会打发一些半成品的熟食,或者半个炸裂了的虎皮蛋,或者一根剔去肉的羊骨头。吃了,仍不走,只定定地看着大师傅做事,汆水、走油、焖煮……一套套程序下来,原本面目狰狞的鸡鸭鱼肉残骸便成了一盘盘惹人馋涎的美味佳肴,这让小小年纪的谢露锋颇感神秘。

       有时候,厨房里忙不过来,大师傅也会唤谢露锋做些事,剥个蒜头,捋把葱什么的,大些了也让他动刀,“切肉,得顺着肉的纹理来,断了肉就会柴”,大师傅边上不时指点几句,这就有点儿学手艺的意思了。当然,彼时懵懂无知的谢露锋不会想到这些,他只知道,在厨房里干过活儿之后,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厨房里的“帮老倌”同席吃饭,这一席是不受人头限制的,厨房里有啥都能可着劲儿上,每一次,谢露锋都吃得肚子溜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