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宛如白玫瑰

每天读点故事2019-05-23 06:15:09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唐酥

禁止转载

1

天还没全亮,宛白在灰蒙蒙中睁开眼睛。

酸涩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身后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宛白怔怔地发愣。

宛白扭过头,只看见一大片裸露的皮肤,背对着自己。

一个男人,宛白心想,我的男人。

他的左胳膊露在被子外,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戒指。

宛白把眼睛离开,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离开卧室。

她是一个年轻的全职太太,有一个温柔爱她的丈夫,每天起床最大的烦恼就是早餐吃什么和丈夫今晚要不要加班。

对于一个没有事业心的女人来说,她无疑是幸福的。就像现在,她哼着歌儿熬着白粥,蒸着包子。

“早。”一个熟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她就被拉进一个怀抱里。

在转身之际,宛白扬起熟练的微笑,看着她的男人,向晨。

眼前的男人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一米八五的身高,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脸庞,最让宛白迷醉的是那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

“为了这双迷人的眼睛,我情愿死在你的怀里。”宛白情不自禁地絮絮低语。

“怎么了?”向晨听不清她说什么。

宛白笑笑说:“没什么,我说粥好了,你快去洗漱。”

陪着向晨吃完早餐,宛白像个贤惠的日本妇人一样拎着公文包送他出门。

临出门前,向晨在宛白额上落下一吻,例行叮嘱道:“记得吃药,别让我担心,好吗?”

她做过心脏移植手术,需要长期吃抗排斥药。

宛白仍然笑意盈盈地答应。

目送向晨从院子里开车离去,收拾好餐具,宛白开始自己一天的行程。

她照例拎着包去街口转角的咖啡厅吃早餐。

今天咖啡厅的每日鲜花插的是白玫瑰。雪白的花瓣上滴溜着水珠,清纯中带着魅惑,煞是迷人。

宛白宛白,宛如白玫瑰,是她的最爱。

所以今天注定她心情很好。

宛白的嘴角抿了抿,似笑非笑。

点了一杯热巧克力和一份花生酱多士,宛白在角落坐下来,拿出每天带在身边的日记本,随手翻阅起来。

2

2010年11月12日

楼下搬来了一个新邻居。

今天去超市扫货了,所以提着一大堆东西。在车库的时候正好见到他。

他很热情地帮我提。

看着他两手塞满胶袋的背影,我的心跳第一次跳得如此急促。

害怕他听见我的心跳声,我不敢离得太近,始终与他保持两三步的距离。进电梯的时候也是,我贴着墙壁不敢靠近。

想必在他眼里我的模样一定很蠢吧。

他的楼层到了。临出电梯的时候,他笑着介绍道,他叫向晨,向往着早晨的意思。刚搬来,请多指教。

很阳光的名字。和他的人和笑容一样。

回到家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他的身影和笑容。

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吗?我不知道。家里管得严,我的性格又是那样害羞,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我有些手足无措。

我做了一些小饼干。

夏彤说我要主动出击,正好可以借口感谢他把饼干送去他家,顺便观察一下他的房子有没有女朋友的痕迹。

我不断地对自己说,再等十分钟,再等十分钟,就能鼓足勇气下去。

可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下去打扰人家很奇怪吧。

我对着镜子里面色酡红的那个女人唾弃道,你真没用。

2010年11月16日

吃完晚餐,我到楼下散步的时候又看见他了。

他一身运动装,正咕噜咕噜地喝着水。

我看见周围好多阿姨和女孩子都在偷看他,偷摸一下自己随便扎起来的马尾和素净的脸庞,还是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丢脸好了。

没想到他一下子就见到我,并且很开心地主动走前来与我聊天。

我用余光看见那些女生的表情,暗暗挺直腰杆。

在聊天中,我知道他曾经在英国留学多年,最怀念的还是中国的早餐,白粥油条,质朴简单,有家的味道。

我说我也是,从小习惯了清淡的中式粥,出国旅游总是吃不惯西方油腻的早餐。

我向他推荐两条巷子开外的梁记早餐店。白粥绵滑细密,咸淡适中,配上油条或者咸菜,刚刚好。

他说他刚搬来,认不全哪条路打哪条路,问我要不要明天一起去吃早餐?

我傻傻地答应了。

这算是约会吗?

2010年12月24日

平安夜的花店特别忙。从早到晚,我已经包扎了数不清的花束了。

老板娘问我,今天有没有约会。我想了想说没有。

所以我留下来加班了。

没想到六点多的时候,竟然有一大束玫瑰花送到店里,是给我的,署名是向晨。

在老板娘调侃的眼神里,我红着脸签收。

过了一会儿,向晨带着好几个高级餐厅的打包盒来店里说是让我和老板娘一起享用顺便休息一下。

吃人手软,老板娘很快就打电话让她老公过来帮忙,笑着赶我早点下班了。

平安夜的路上行人很多,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忽然有个人撞了我的肩膀一下,向晨连忙牵着我的手扶稳,然后一整晚都没有再松开。

3

2011年9月3日

我的租约到期了。

向晨说让我搬去跟他一起住。

我的心情很纠结。从小的教养告诉我,我不能这么随便。可是我真的很爱他,而且他真的很疼我。要是我拒绝的话,向晨会很失望的吧。

而且可以省掉一份租金,我们就可以多存一点钱。也许我们就可以快点买房结婚了。

我下不定决心,跟夏彤述说了我的烦恼。夏彤取笑我,想了这么多搬去的理由,才一条不搬的理由,骗谁啊,赶快搬过去,不要秀恩爱。

挂掉夏彤的电话,我傻傻地笑了好久。

好吧,等下就告诉向晨,我决定搬过去了。

2012年3月14日

我搬过来和向晨住了半年了。

每天的日子真的很幸福。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快乐的新嫁娘一样,每天早上给新婚的丈夫熬粥和等待着下班的丈夫一起吃晚餐。

每天我们吃完早餐,向晨都会开车送我去花店上班,下班的时候也会过来接我。

我的车已经很久没开了,开始思考要不要把车卖掉。

2012年5月22日

我真的是一个粗心的女朋友,我怎么这么讨厌。

交往一年多了,我居然不知道向晨对花生过敏,熬了八宝粥给他吃。

看着向晨全身长满密密麻麻的红疙瘩,我的心难受极了。

在医院的时候,向晨还要笑着安慰心里难受哭泣的我。

他笑着说:“难道我留疤了,不帅了,你就不爱我了吗?”

我扑进他怀里,坚定地发誓,我也要讨厌花生,这辈子都不要吃花生了。

4

2013年2月1日

向晨陪我回家乡见父母。

本来是一件挺高兴的事情,没想到夏彤突发心律失常,住院了。

夏彤天生有扩展性心肌病,不过这几年病情控制稳定,已经很久没有进医院了。

我带了一束夏彤最喜欢的红玫瑰和向晨一起去看望她,并且把向晨,我最爱的人介绍给我最好的闺蜜认识。

夏彤见到我们的时候,眼睛晶亮晶亮的,微笑终于浮现在她脸上。

看到她的笑容,我也很开心。

夏彤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从小就不能大喜大悲,不能有太多情绪,也总是不能出门去玩。

小的时候,我常常路过她家的时候会看见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眼神吐露着渴望。

我很少见到夏彤开心。就算夏彤心情好,嘴角也是抿着的,似笑非笑。

周围的八卦阿姨说起夏彤家的情况,都深表同情,都说夏彤是一个天生不会笑的孩子。

其实,夏彤只是习惯了不笑而已,她笑起来超级好看的。

明天还要去探望她,要早点睡了,就先写到这里吧。

对了,今天离开病房的时候,夏彤说她现在不喜欢红玫瑰了,颜色太鲜艳,像血一样让人讨厌,现在她改喜欢白玫瑰了。

明天去探病之前记得买一束白玫瑰。

2013年12月24日

订酒席排期等了好久,终于,今天我嫁给你了。

向晨在浴室里洗澡。

现在我一边偷偷地写日记一边等着向晨,不时抬头张望,准备随时把日记收起来。

等我们六十岁金婚的时候,我把这本记录着我们相爱的记忆的日记本送给向晨,他一定会很惊喜。

到时,我们就把我们的故事讲给儿孙听,一定很浪漫。

向晨把我们同居的套间给买下来了。

虽然是同一个房间,同一个男人,但是一想到,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改口叫他老公了,依然很害羞。

向晨给了我一个超级浪漫的婚礼,我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婚纱。

在婚礼上,向晨承诺这辈子只爱我,也只会爱我一生一世的。

我甜甜地笑了。

我相信,他是一个如此重承诺的人。

心情怎一个激动了得。

我的朋友都说我平常就爱笑,今天更是笑傻了。

我也觉得自己像个傻狍子一样,不过没关系,再傻,我老公都不能退货了。

我老公,嘻嘻。

对了,我要把今天出席的亲朋好友一一记下来,谢谢他们来祝福我。

还要特别感谢夏彤,身体一好转就来当我的伴娘。

由于不能激动,夏彤一直在默默地抹着眼泪,简直比妈妈更伤心。

她哽咽着叫我一定要幸福,我笑着答应了。

也对,夏彤只有我这一个朋友了,从此她会感到更加孤独吧。

我也要好好物色一下有没有好男人介绍给她才行。

没关系,我相信夏彤一定得到幸福的,那一天肯定不远了,因为我把花球塞给她了。

我不介意好运气统统都给夏彤,一定要幸福啊,我最爱的朋友。

5

宛白喜欢出门,享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轻唅最后一口热巧克力,宛白起身走去地铁站。

昨晚向晨说他很久没吃,很想吃八宝粥,得去传统市场买各种豆类来搭配。

晚上,宛白听到院子里传来车子的声音,扬起熟练的笑容打开门迎接他。

邻居陈先生正好经过,羡慕地说:“听说你们夫妻结婚三年多了,还这么甜蜜,就像新婚一样,让人忍不住妒忌啊。”

向晨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拥着宛白进家里了。

饭后,宛白把八宝粥端上餐桌的时候,向晨一脸惊喜。

“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向晨在宛白的脸上大声地“啵”了一口。

“今天公司实在太忙了,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他一边端碗沿着碗边喝起来,一边眼睛离不开电脑。

一个多小时后,向晨全身痒痒的,不自觉地挠起来。

宛白不经意地看了向晨一眼,吓了一大跳。

“老公,你怎么了,那是疹子吗?”

向晨这才从电脑屏幕移开视线,看见自己的手上起了一堆堆的红色小密点。

“宛白,你是不是忘了我对花生过敏,忘了剔除掉了?”向晨无奈地盯着一旁空了的碗。

宛白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说:“老公对不起,我忘了,你也知道,做完手术后,我的记忆时灵时不灵。”

向晨向她打开双手。

等了一会儿,向晨疑惑,“这回不扑过来了?”

“别闹了,都老夫老妻了,还扑来扑去的干嘛。”宛白尴尬地说。

6

宛白今天要去医院复诊。

一系列检查过后,她的主治医生李医生说:“夏小姐,真难得。很少见到复原得如此好,完全没有丝毫排异的情况,简直就像这颗心脏天生就是为了你而存在的一样。”

宛白说:“大概是因为以前我做心脏手术的时候,她有过一次大输血给我的经历吧。”

“有可能,你的血液里包含着她的血液,后来你的心脏换上她的心脏,这是何种缘分。虽然宛白小姐不治身亡,但是能把你救活,相信她泉下有知,也是愿意的。”李医生欣慰地说。

“Kelly,带夏小姐出去拿药吧。虽然,排斥不明显,但是抗排斥药记得一定要按时吃。”李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说。

带着宛白出去领完药,Kelly回来不解地问:“李医生,器官捐赠者的信息不是不能告诉被捐赠者的吗?”

李医生解释道:“这位夏小姐和她的器官捐赠者是同一场车祸,在同一部汽车里送进医院的。

“当时捐赠者已经宣告不治身亡了,夏小姐情况危急,查器官捐献系统发现宛白小姐填了申请表,于是我们告知家属后,配型后马上做了心脏移植手术。

“当时就在一左一右两个手术室,两方家属都知晓,瞒不了。”

7

心爱的妻子突然撒手人寰,徒留自己一人在世,向晨实在接受不了。

他不肯将宛白火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没几天就消瘦得不成人形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形如枯槁,满脸胡渣,双目无神,向爸爸向妈妈吓得不敢离开半步,就怕唯一的儿子随着短命的儿媳一同去了,那可就造孽了。

向晨的表哥是医生,听闻此事,想出一个办法,对向爸爸说:“表弟媳的心脏不是移植给别人了吗?正好你们也知道接受者是谁。

“你可以跟表弟说,医学界存在一种说法,心脏细胞同样能够储存记忆。

“国外有好几宗例子接受心脏移植的人清醒后性格大变,甚至带有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也许那位接受者会带有表弟媳的记忆。”

向爸爸把此话转述给向晨。

向晨果然眼中重现希望,深邃的眼眸乌黑透亮。

后来向表嫂私下问向表哥:“这是真的吗?”

向表哥翻个白眼说:“我只是随口说的。难道看着表弟形同自杀,看着表弟媳无法入土为安吗?国外是有这样的报导,谁知道真假呢。

“反正现在科学还未能解释这样的事情,可能相信这世界有鬼还比较容易些。”

向晨天天抱着一束白玫瑰来夏彤的病床前守着。

夏彤的病房里堆满白玫瑰,枯萎的就扔掉,第二天又换新的过来。

宛白,宛如白玫瑰。

我的宛白,你一定要回来。

那一天,躺在病床上的人终于睁开了闭上已久的眼睛。

那双漂亮的凤眼流光溢彩。

“老公,我是宛白。”

8

从医院回来的宛白发现房间里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不见了。

她打电话给向晨。

向晨说对,他忘记了一份急件,回来拿了。

忽然宛白一滞,颤抖着声音问:“你有动过其他东西吗?”

她记得上次锁着装着日记本的柜子的锁应该是背面朝外,现在是正面朝外。

向晨说没有,怎么了。

忽然从柜旁架子底下钻出一只野猫高傲地看着宛白,跳上窗台离开。

宛白心中安定,说:“没事,忘记关窗户了,进了一只野猫。”

晚上,向晨没有一丝异样关心地询问康复情况,并表示抱歉,自己最近真的太忙了,公司确实不准假。

宛白表示不介意,微笑着说:“李医生说我康复得很好,没有排斥的情况,再活十年八年也没问题,不过药还是要一直吃。”

向晨听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宛白光洁的手指。

宛白得不到回应,轻推一下,疑惑出声:“老公?”

“对不起,最近真的太累了,走神了,”向晨抱歉道,并细细叮嘱。

“实在太不让人放心了,你把药放在我这里,我得天天叮嘱你吃药,而且不要去做剧烈运动,一有不舒服记得打电话给我,知道吗?”

宛白心下微安,“知道了,老公你真啰嗦。”

向晨忽然紧紧地拥抱着宛白。

宛白虽然被勒到有些不舒服,却没有推开他。

大概是想到不愉快的过去了吧。

我们一定要幸福,宛白紧抓着向晨的手暗下决心。

拥着宛白的向晨也做了个决定,我会一直爱你的,宛白,只爱你,也只能爱你。

9

夏彤在昏迷中,耳边常常听到一个好听的男声。

声音很温柔,给予夏彤很久很久没能感受到的温暖和抚慰。

病久了,整个人都变得容易惊颤。特别是午夜的时候,常常在梦中惊醒,下意识地会手捂心脏,就怕哪一天它突然停止跳动。

夏彤的病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和照顾。爸妈终日在外忙碌赚钱,请了个看护照顾她,好几个月都见不了他们一次。

她不怪他们。他们在用赚钱来逃避她的病,他们没办法面对。

只是她的心也越来越冷了。

只有宛白,活泼单纯的宛白一直对她好。

她深爱着宛白,却也嫉妒着宛白。

同样的美好年华,宛白如同一枝清纯靓丽的白玫瑰,而她只能是一只逐渐褪黄的红玫瑰。

不,或者是任何的玫瑰都可以,只要是即将枯萎的玫瑰都是她。

那一天,宛白带着向晨走进病房。

一刹那,灰腾腾的病房一下子就被向晨那晶莹剔透的瞳孔照亮了。

他就像宛白每次通话里提到的那样美好,宛如神祗。

一直静静地看着吱吱喳喳的宛白,他的笑意充满眼眸。

夏彤知道,她爱上了这双眼睛,这双充满着宛白的明眸。

她也知道,她注定失恋。

如果,她也想像宛白一样幸福。于是她对宛白说:“我以后喜欢白玫瑰了。”

红玫瑰一点都不好,红艳如血,终将褪色。

只有白玫瑰,白到尘埃里。

10

他们果然要结婚了。得知消息的夏彤不顾身体不能劳累,坚持要做伴娘。

只有做伴娘,她才能站在最爱的她和他身旁,站在神圣的教堂里,享受着神祗的祝福。

婚后的宛白,果然幸福得让全世界的女人妒忌。

宛白天天同夏彤诉说着向晨的好。她一边听,心脏一边揪痛,却依然不动声色地听着。

也许,她的心脏快要彻底坏掉了吧。

那天,医生宣判,“很抱歉,夏小姐,你的心脏已经开始衰竭,必须入院随时观察,等待合适的心脏。”

临入院的前一天,她求宛白开车带她出去玩。

她好想最后享受一次如风的自由。

于是宛白的车越飙越快。

夏彤把车窗打开,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终于像鸟儿一样自由了。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几近停止,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体传来巨大的疼痛,如同被碾压过一样,骨头寸寸刺入神经。

原来,世间还有比心痛更痛的痛。

夏彤的头部大概无可幸免地受伤了,猩红的血顺着额头流下来,刺激着眼睛。

视线模糊中,她看见宛白在安全气囊和座椅中夹缝求生。

宛白的情况不乐观,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擦伤了脖子,一直在滴血。

夏彤心想,难道这是天意?老天也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寂寞地离开,让宛白来陪自己。

明明有着安全气囊,能保护脏腑,她却偏偏伤到了脖子。

夏彤的嘴角艰难地抿了抿。

车子外面传来嘈杂的救护车的声音。

一个人从宛白那边破碎的车窗探头进来。

宛白发出微弱的求救声,“救我,救我……”

那个人大概回去召集人手,准备担架之类的吧。被抬进医院,她多的是经验,夏彤想。

宛白一定会得救吧。

可是宛白,你这么爱我,怎么舍得我呢?正如我这么爱你,舍不得你啊。

用尽回光返照的力气,夏彤随手抓起一根东西深深地插进宛白的身子里。

折断了的刹车杆。

穿透了。

夏彤跌落在座椅上,气喘吁吁。

瞬间,血流在宛白雪白的裙子上,宛如红玫瑰妖艳地绽放。

果然,红玫瑰终将死去。

宛白膛目结舌地看着夏彤,嘴里不住地冒出鲜血。

这辈子夏彤只见过她笑,没见过她露出这样可笑的表情。

夏彤终于笑了,笑得妖娆灿烂。

好累啊,夏彤逐渐闭上眼睛,意识终将模糊成一片黑暗。

真好,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11

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情,夏彤不安地动了动手指。

她有意识,她听得见有人在说话,这是怎么回事?

她还活着吗?怎么可能。

夏彤试图冲破无边无际,不断坠落的黑暗醒来,却始终好像被一堵无形的墙压制住一般,无法动弹。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她听清楚了是谁在说话。

是向晨。

她听清楚了向晨话里的意思。

宛白死了,她活了。

罪恶感在意识深处蔓延开来,夏彤不愿醒来。

她杀了宛白。

就让自己这样而去吧,她要去陪宛白。

宛白一个人在路上,会寂寞的。

即将坠落无穷无尽的深渊之际,夏彤一个激灵,意识逐渐清明。

向晨在喃喃自语,那些有关心脏移植与记忆的话,那些若是宛白不能回来,他会去陪她的,不会让她孤独的话。

夏彤想起了向晨那双醉人的眸子。

她不愿意那双美丽的眼睛,那双光彩照人的眼睛变灰!

宛白那么深爱他,也一定不愿意!

昏迷中的夏彤,不易察觉地,嘴角抿了抿。

于是她冲开迷雾,睁开了眼睛。

“老公,我是宛白。”

12

向晨逢人便说他的宛白回来了。

没有人相信。

李医生只能隐晦地说:“由于器官移植时或之后接受的药物治疗的影响,加上手术对心理的冲击,移植之后获得新生的感觉,自我心理暗示等等因素,都有可能使患者的某些行为发生改变的。

“特别是自我心理暗示的威力更是强大,而病人自己又无法觉察出来。病人的潜意识里认为既然别人的器官长在自己身上了,自己的行为就应该变得和她一样。”

“夏小姐又和宛白小姐如此熟悉。”

“正确地引导,夏小姐逐渐会恢复正常的。”

他不信。

向晨只相信自己,只相信他的宛白。

所有抱有异样言语的人都被向晨轰走了。

等到出院后,向晨卖了原来的套间,在近郊处买了一个带院子的房子。

虽然上班远了一点,但是他能过着和宛白两个人的小日子,不受打扰。

特别是当她能说出只有宛白和自己知道的回忆和相处的细节的时候,向晨更加坚信了。

她知道他们初识的时候,自己和宛白说的第一句话;

她知道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去吃粥;

她知道她做了花生糕让自己过敏;

她知道每天早上都会给自己熬粥;

她知道自己习惯抱着宛白向左侧睡……她知道,她知道所有的一切……

就算宛白和夏彤再要好,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告诉她。

这就是他的宛白。

他不知道的是,夏彤知道宛白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

所以那天,夏彤回去收拾的时候借口不喜欢医院医药水的味道,要回房换衣服,锁上门,找到了日记本。

她把它倒背如流,练习宛白的一颦一笑。

夏彤哭丧着脸,镜子里的宛白笑靥如花。

她要当宛白,只有宛白才有幸福,夏彤是没有幸福的。

可是她的潜意识里又不想当宛白,她厌恶她要装扮另一个人。

所以取信向晨后,虽然她依然每天都看宛白的日记,却再也不愿意记得属于他们的甜蜜回忆。

所谓选择性遗忘的背后,都有一个悲伤的原因。

13

明明李医生说她的心脏适合得就像量身订造一般,明明应该相安无事幸幸福福地和向晨白头偕老,然而生活总是迎头一击,让人失望。

夏彤的身体出现不明原因的肿胀,腹部如同怀孕一样。

她总是在生病,依旧原因不明。有时候她会突发一些急症,例如高血脂,尿路感染,失眠,急躁,抑郁。

她无数次出入医院。

这一年里,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李医生说,她出现了排斥现象,在移植了这么久后突然出现,是很罕见的情况,医学上无法解释。

而且她的身体情况不适合接受第二次手术,也很难再找到比这个更合适的心脏了。

心脏急剧衰竭。

她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

大概是报应吧。老天也看不下去她偷了宛白的心,宛白的人,宛白的爱情。

夏彤自嘲地想。

她想见向晨,可是向晨一直没来。

她天天求护士打电话给向晨,护士怜悯地看着她说,她打过无数次了,关机了。

不可能的,向晨这么爱宛白,不可能任由她自生自灭的。

大概是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死亡了吧,夏彤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她真的很想见向晨,真的很想……

夏彤的眼睛缝隙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14

重症监护室

她终于听见熟悉的声音了。

她知道向晨一定会来见她的,他舍不得的。

夏彤努力地想挤出一抹笑容。

她要向晨永远记得她,记得的是夏彤笑起来的样子。

不再是温柔的语调,余下的是陌生的冰冷。

“你知道你笑起来特别难看吗?不要笑了。”

“我知道你不是宛白。密码是613,居然是宛白的生日。我看见宛白的日记了,所有的记忆都是你在骗我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把它藏好?只是一时好奇,居然就猜中了密码!为什么要让我看见?为什么你不瞒我一辈子?哈?我恨你!给我希望,又把我推进绝望里!”

向晨对着夏彤的耳朵轻轻吹气。

“你知道吗?我偷偷把你的抗排斥药换成普通的维生素了。”

是那天!果然是他!不是猫!他果然看见日记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夏彤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勉强做着口型。

插着的喉管已经失去作用了。夏彤粗喘着气,胸腔不断起伏,心跳是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短而急促。

眼角一片迷蒙,她用尽全力依然看不清向晨的表情。

她知道,她与死亡近在咫尺了,但是她不瞑目!

向晨坐回座椅,嗤笑一声,“你说为什么?”

“因为你杀死了宛白,我要替她报仇。”

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的!没有人知道是我给了她致命一击的!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她不相信!

为什么你可以爱宛白,却始终不可以爱我!她不甘心!不甘心!

最终,夏彤如宛白一般,瞠目结舌,死不瞑目。

心电图的监控滑成一条直线,再无波澜,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向晨把她的眼睛阖上,依然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我看见宛白出事前一天写的日记了。不是你约的她开车载你,就不会有那场车祸了,宛白就不会死了。”

向晨根本就不知道车祸后的真相。

他轻轻把她的尸体抱进怀里。

“你不是说要死在我怀里吗?如你所愿了。别恨我了,夏彤。”

这是他第一次唤夏彤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了。

有一滴眼泪落在夏彤的眼皮上。

一群白大褂急冲冲地进来,推开向晨,试图抢救。

在推推嚷嚷之中,向晨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医院。

外面的太阳很刺眼,风送来的声音很嘈杂。

隐隐约约有一些话,听不真切。

“更重要的是,我日日看着你的脸,渐渐地想不起宛白的脸了。这样不行,这样是错的。

“你必须死,我才能只爱宛白,只爱她一生一世,对,我没做错,你必须死。哈哈哈,哈哈哈,你必须死……”

“我没做错……”

“没做错……”

“没做错……”

“嘿,哈哈哈,嘿,哈哈哈……”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