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搞个大新闻】《踏血寻梅》导演将执导新片,讲述鲁荣渔2682号事件

隔壁老娱2019-11-06 10:34:37


2016年3月,《南都周刊》的一篇新闻稿《太平洋大逃杀亲历者:我们11人杀害22名同伴》的影视改编权被乐视影业获得。目前有消息称《踏血寻梅》的导演翁子光将执导该片。


《太平洋大逃杀》的新闻报道源于2010年发生的一起真实事件。当时,渔船“鲁荣渔2682号”前往南美海域捕鱼,但是后来船只失去了踪迹。待到8个月回航后,船上原本的33名海员只剩下了11人。该11人后被法院判定谋杀了其余的22名同伴。



翁子光近日接受采访时称,《太平洋大逃杀》很可能是他的下一部作品。去年,由其执导的同样改编自真实案件的《踏血寻梅》,一举获得七项香港电影金像奖和一项台湾电影金马奖,但是该片由于大量暴力和情色的限制级镜头,无法和内地观众见面。


《太平洋大逃杀》作为同样聚焦于人性阴暗面的现实题材,怎么在审查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深度地挖掘主题,可能是这位香港导演目前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鲁荣渔2682号事件详解】


 


2010年12月,该远洋渔船载33名船员出海,2011年8月12日,被中国渔政船拖带回港时,船上只剩11名船员,历时近两年的侦办和审理,11人被判杀害22名同伴。


※生死船


远洋渔船上演现实版“大逃杀”,船长为自保主动要求入伙,两带头者内讧火并

11人,5人死刑,1人死缓。这是“鲁荣渔2682”惨案的最终结局。


7月19日,被告人刘贵夺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神色平静。一如8个月前开庭时。法官问他,沾血是什么意思?他反问,你说是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吗?法官要他说明。他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杀人的意思。”


2010年12月27日,鲁荣渔2682号载着33名船员出海捕鱼。2011年8月12日,只有11人回国,22人或被杀或失踪。


回来的11人,在第一次口供中,口径一致--他们清白无辜。真相在后来的讯问中逐渐厘清——没有无辜者,他们都“沾血”了。


※阴谋


2010年12月27日,鲁荣渔2682号载着33名船员离开荣城石岛码头,3个月后,将到达东太平洋秘鲁、智利海域。按照合同,他们会在海上呆足两年。一年四万五,提成另算。主要工作是钓鱿鱼,然后装箱冷冻。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曾经出远洋钓过鱿鱼的黄强说,漂在海上,要忍受无尽的寂寞;而最累时“两夜一天都没法休息”。


鲁荣渔2682号的船员们对此并不了解。


船长李承权是大连人,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中,有人做小生意赔本希望借此翻身,比如厨师长夏琦勇;有人愿意出海去闯一闯,比如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马玉超。而刘贵夺,这个被公诉人称为致20人死亡的年轻人,当时从黑龙江来到大连,在劳务市场找到了这份工作。


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劫船的原因是他们认为“钓鱿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遂心怀不满。”


在刘贵夺的供述里,劫船是内蒙古人包德格吉日胡(以下简称包德)提出的。2011年6月16日,渔船在智利海域补满了燃油,足以开回中国。


当晚约11时,劫船开始了。


※血祭


船分三层。有人负责破坏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有人守住甲板通往船长室所在的舷梯。


起诉书中称,刘贵夺、包德等持刀和铁棍进入船长室,用刀刺、棍击等手段将李承权控制,逼迫其返航。“包德捅了船长腿一刀,船长喊了一嗓子。我说别喊,就又捅了他腿一刀”,刘贵夺在笔录中说。


船长室的动静惊动了毫不知情的厨师长夏琦勇,他随即被姜晓龙杀死了。姜晓龙在笔录中说,夏琦勇听到动静想冲进船长室。他怕局面失控,用刀比划着让夏琦勇下去,两个人撕扯起来。夏琦勇后背被扎伤后,姜晓龙想继续捅他的前胸,轮机长温斗说,你别干傻事。姜晓龙再去看夏琦勇时,夏琦勇的脸已经白了。姜晓龙觉得他已经死了,就和另一个人抬起他往下扔。第一次没扔下海,掉到一层甲板上,又找了一个人,三个人一起把夏琦勇扔了下去。


他的死亡像是拉开一个大幕,意外震惊了所有人。刘贵夺说,他告诉劫船的人,人死了就死了,回国后再说。


船长醒来后被抬到卫星导航附近,通讯设备被关闭,设定方向朝中国行驶。


2011年7月中旬,渔船到了夏威夷以西海域。刘贵夺说他和包德都发现有人想要造反。造反的证据是轮机长温斗想要破坏船上的设备,另外,他们发现船的油耗每天突然增加了几倍。


2011年7月16日、17日,他们向被疑造反的人下手。


※镇压


温密和温斗是兄弟俩,同住一个四人间。起诉书称动手前刘贵夺在舵楼放了高音音乐。温斗被从四人间里叫出来,刚一出门,温密就被杀害抛入海中。温斗上了舵楼后,被埋伏在楼梯处的包德捅死。


杀戮并没有完,被他们认为想造反的人依次被从房间里叫出杀害。姜晓龙有时候也觉得害怕,他发现原来不在黑名单上的人也在他眼前被杀或者被逼跳海。


“造反”的人都被杀光后,刘贵夺发现包德“对准”了自己。因为自己和几个人走得近了,包德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也有人偷偷告诉刘贵夺,包德要干掉他。


此时,船长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起诉书称,李承权、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的行列。


2011年7月24日,渔船进入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又一场杀戮开始了。刘贵夺说,他告诉包德让船长去杀崔勇。包德给了船长刀,船长拿刀捅了包德,崔勇补了两刀,包德被迫跳海。


在姜晓龙的口供中,包德跳海后,刘贵夺打开窗户,对着海里的包德喊,“你们这伙人还有谁?告诉我,捞你上来。”包德在海里大喊都出来后,刘贵夺再没搭理他。被他们认为和包德一伙的其他五人,或直接被逼跳海,或被捅刺之后跳海。


※生死


2011年7月25日,大管轮王延龙失踪了,他失踪后船长发现船舱进水,进水的原因是海底总阀开了。海底总阀只有大管轮王延龙和轮机长温斗知道。温斗已经死了。刘贵夺说肯定是王延龙干的。


船有可能沉。船长这一次联系了公司在朝鲜作业的船求救。还没有杀过人的四个人偷偷穿了救生衣,上了救生筏离开了船。但是海流往上走,他们又被吹到了船的附近。


起诉书称,船长李承权、刘贵夺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鱼铁坠。四人均被迫跳海。

宋国春最终被拉上了船。李承权提出船上还有两人未沾血,段志芳、项立山被要求沾血。他们将宋国春穿的救生衣脱下,绑了手脚,用铁坠将他沉入海底。项立山在法庭上不断说,不杀宋国春自己就是死。


宋国春的死亡终于将杀戮画上了句点。


在制造这场血案之后,刘贵夺等人试图偷渡到日本,并制造自己被劫假象,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逼迫船上人员通过卫星电话,以生病、受伤为由,让各自家人向其提供的“韩俐”银行卡上打款。但渔船漏水打乱了他们的安排,于是只能重新打开通讯设备和定位系统求救,并被日本方面救起,并经中国船员救援后,真正踏上归途。2011年7月29日,中国渔政的118号船驶来。在这之前,11个人还定好了攻守同盟--被内斗掉的包德一伙人是坏人,第一个被杀的夏琦勇参与了劫船,剩下的人在船快沉的时候带着救生筏离开了。


然而最终真相还是拨云见日,凶手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判决结果


1、被告人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被告人李承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被告人王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有期徒刑12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被告人冯兴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5、被告人梅林盛、崔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6、被告人项立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7、被告人段志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