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一场大火,鲤鱼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然后救了他....

搜狗阅读2020-11-29 06:17:18

这是一条寻常的市街,可是在这条寻常的市街上,却有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是一个小小的画坊。

画坊很小,可是画坊主人的名气却很大,传言说陆方青的画作连天子都难得,所以很难有人想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乡村市街上的寻常画坊,会是陆方青所有。

今天是每一个月里最为特别的日子,因为在每月中旬,那个脆弱得仿佛一踢就会碎的木门就会打开,也只有这一天,陆方青有可能会卖出他的一两幅画作,就算是在这样的寻常乡村,人们依然怀着期待。

“陆先生的画作可是百年难得一见,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从陆先生手中买到一幅。”

“百年难得一见?你未免太小看陆先生了,即便是历史上有名的知名画家,他们画出的作品又有哪一幅能够跟陆先生相提并论?陆先生的画作那是只有天上神仙才配看的,我等凡夫俗子能够一观他的画作,已是十分荣幸了,至于能够买到一幅,那已是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不错不错,要是真的能够得到陆先生所画的作品,就算是让我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就算你倾家荡产,也不及陆先生随手一幅画来得珍贵啊。”

木门轻掩,可是人们都站在丈许距离之外,如同朝圣一般,怀着虔诚之心等待着。

突然听到响动,人们屏息而待,只见木门轻轻打开,一个书生打扮,约三十许的中年人出现在门边。

“是……是陆先生吗?”

“陆……陆先生就是这个人吗?”

曾经见过陆方青的人连忙拉了拉身边开口之人道:“别乱说,这位是李青松先生,他才高八斗,却不求荣华富贵、功名利禄,是一位令人敬仰之人,而且他还是陆先生的友人。”

听得此人身份,人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李青松微微一笑,道:“方青一月前已出门,至今未归,不过他曾嘱咐我,到了今天如果他还没有回来,便由我来帮他开门,至于画坊里的画作,大家都可以看看,要是看到喜欢的,那些摆在桌案之上的尽可拿走。”

“都……都可以吗?”

“是的,都可以,这也是方青的原话。”

能够得到陆方青的亲笔画作,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据说就算是九五至尊的天子也无法轻易得到陆方青的画作,在场之人何等有幸!

虽然惊喜交加,但场面并不混乱,那小小的画坊就是他们心中的圣地,让他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不敬之意。

画坊虽小,但里面的作品丰富,山水名胜、名人佳媛、珍禽异兽……陆方青所画之物栩栩如生,让人如致仙境,不敢相信眼前之景之物只不过是白纸之上的笔墨。

“哇!!真是……神作!!”

人人惊叹,只是想不到什么话语可以来赞美,最终只有“神作”二字,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觉得远远不够,不由得对陆方青感到更加的敬佩。

“那个……李先生,这里的画作,我们……我们真的可以拿吗?”

李青松道:“方青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一人只能拿一幅,不可多拿。”

“是是是,这是肯定的,这里是陆先生的画坊,我们一定守规矩。”

“我们以后还希望能够见到陆先生更多的画作,所以一定不会做出有违规矩的事情来的,只是不知这些画……”

李青松知道说话之人担心的是什么,笑着道:“方青作画并非是为了挣钱,承蒙各位抬爱,他也有心将自己的一些作品送给大家,还请各位以后也多多照顾他。”

“真……真的可以……”

“不……不收钱吗?”

无价的画作,却可以无偿获得,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即便他们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可是依然让这小小的画坊显得嘈杂,而因为画坊中已经人满而无法进入其中,只得站在门外的其他人,在这个时候都焦急了起来。

李青松道:“各位不必心急,这里的画还有很多,虽然不能让各位人人都能手得一份,不过等到方青回来之后,今天没有得到画作的人,依然有机会可以得到,所以还请各位少安毋躁。”

只是在这个时候,人群被强行分开了两行,一行人走了进来,没有人敢去拦他们,因为他们都穿着官服。

朝延的人……李青松皱起了眉头,他一生无视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对朝延中人向来没有好感,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他的好友陆方青的画坊,他实在不愿意跟那些一身官气的朝延中人打交道。

“请问各位有何贵干?”即便是面对这些威严的朝延人士,李青松依然不卑不亢,这让那些突然之间噤若寒蝉的人们对他更是敬佩有加,心想李先生不愧是陆先生的友人,他们只是平民,还不敢这样跟朝延官员讲话。

稍微有点发福的官员用洪亮的声音喝道:“纪大学士来此寻画,你们都让开,这里的画是我们的了。”

原本以为可以得到陆方青的画作而满心欢喜的人们,却未想到朝延之人一来便如此霸道,直接将他们几乎要得到手的画作抢夺,一拿还是全部!纪大学士的名头虽然响亮,朝延官员虽然威严霸道,但所谓兔子急了还咬人,哪里有逼迫哪里就该有反抗,所以他们纷纷抗议。

“你们怎么能这样?陆先生的画作已经说好送我们了,就算是朝延的人也不能不讲道理啊!!”

“是啊没错,你们来这里还没有经过陆先生的许可,居然就想将这里的画作全部据为己有,这还有王法吗?”

那官员顿时一声冷哼,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朝延中人来这里还需要经过陆方青的同意?区区刁民也敢跟本官论法,看来胆子不小,看我不给你一些教训!”

民毕竟不能与官斗,听那官员这么一说,众人不由得心头一怵。

李青松眉头一挑,大感不忿,上前一步正要说话,一只苍老的手却自官员身后伸出,将那官员挡了回来。

那官员顿时恭敬起来,这个老人的身份和地位远不是他可以相比的。

“我们是父母官,我们的权力不是给我们来作威作福的,而是要给平民申冤做主的,况且他们说的话很有道理,陆先生的画作并不是寻常的画作可比,就算是我们,也得守规矩才行。”

“莫非……您就是纪昀纪大学士?”

纪昀纪大学士,一向负有盛名,他博览群书,才识广博,因一向为民作主而受民爱戴,认出来人,众人都不由得恭敬了起来,便是李青松,亦是脸色稍霁。

“原来是纪大学士!纪大学士远道而来,所为的也是方青之画,不过方青有言在先,就算是纪大学士,想要将这里的画全部拿走,只怕青松也无法言同。”

“李青松负有盛名,一身浩然正气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纪昀轻轻一笑,带着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这画坊之中的画作,自认为让这样的名画流落尘间而无名实在可惜,不过想到方才众人所说的话还有李青松的态度,他点了点头,“要是我也只拿一幅呢?”

李青松挑眉,看着眼前的老者,暗暗赞叹此人名声果然并非虚传,不由得好感大增,可是画坊之中画作有限,画坊之外还有着眼巴巴往里望着的众人,虽然被朝延的人分开左右,可是他们都没有离开,李青松道:“就算如此,也要有一个先来后到。”

“大胆……”

一边的官员正要发火,纪昀又阻止了他,和蔼地笑了笑道:“的确,但如果有人愿意让我一幅呢?”

说完,纪昀转过身来,对已经进入画坊的那些人诚恳地开口道:“我知道陆先生的画作难得,实在不愿让这样的画作在人间扫尘,所以希望能够带一幅画作,只消一幅,你们可愿意让我先行挑选?”

说完,纪昀竟然双手抱拳,隔空一礼。

众人连忙争先恐后避开,纪大学士这一礼他们不敢受也受不起,不过因为纪昀的态度诚恳,他们面面相觑之下,也是暗自佩服。

“纪大学士远道而来实属不易,如果只是一幅,在下愿意相让。”

“我也是。”

“我也是。”

……

纪昀道过感谢,转过身来。

李青松叹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纪大学士又是按照规矩来,那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纪大学士看好哪一幅画,尽管拿就是了。”

纪昀满意地笑笑,然后开始观赏着画坊之中的每一幅画。

陆方青的画作,每一幅都巧夺天工,每一幅画的境界都并非一般人可以完全体会,要想从中挑选一幅来,即便是纪昀,也感到难以抉择,毕竟既然是要选,肯定是要选自己认为最好的,也的确要是其中最好的,不然的话不就太可惜了吗?

先选的优势便是在这里,只是这一套对陆方青的画似乎并不管用,因为就算是纪昀,也难以去评价陆方青的画作优劣,其他人自然更不够格。

“咦?”纪昀轻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他的反应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他们都在奇怪纪昀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会选择陆方青的哪一幅画....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扫码继续阅读后续精彩)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同类商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