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汉正街的记忆,还有这条巷子里的打版手艺人.

武汉吃货2021-04-02 15:59:52



武汉的街巷阡陌,可以讲的太多,纵横交错的巷道之间,演绎的是武汉吖的生活百态。


其中,汉正街,也许是最地道的一条,曾经的“天下第一街”,如今依旧车水马龙,打货的、批发的人来人往,穿梭在垒货垒得高高的板车间...



而今天要讲的,则是这条喧嚣的街道旁的一条小巷,它不怎么被人所知,却算得上汉正街背后的功臣之一。


它就是与汉正街、药帮巷、升基巷相连的大生巷


顺着多福路走,穿过人声鼎沸的汉正街,就会看到大夹街的路牌,拐进去,擦身而过辆辆满载货物的板车,就走到了金正茂对面的大生巷入口。




狭窄的巷道,房屋拥挤,比起商铺栉比的汉正街,大生巷安静得多,放眼望去,都是一个接着一个写着“样衣”的招牌


没错,汉正街商场里卖的衣服,大多数都是从这打版制成。




根据汉正街志,大生巷大概在1501清末成巷,和药帮一巷、药帮二巷、药帮三巷、大夹街等一样,属于新安市场范围内。



当年,这一块经营百货、布匹、参燕、银楼、餐馆、茶社的人较多,什么著名的老大兴园鮰鱼馆、张汉记牛肉煨汤馆就都是在它附近,就连著名的叶开泰药店、谦祥益绸布店、汪玉霞糕饼店、文化电影院等,也都距离不远,所以很多人选择居住在这里。




随着建国,经过历年建设,汉正街在1979年旧貌换新颜后,逐渐成为小商品批发市场,而服装打版也从广州传到了汉正街




最开始的时候,在汉正街这块,从事制版的店才10来家左右,而历经10年的时光到现在,仅仅在大生巷的巷子里,就有了差不多几十家店


毫无疑问的,大生巷可以被称之为“制版”一条巷



这条两个人相遇都得错身才能通过的狭窄小巷,行走在其中,仿佛都可以听到剪刀裁布的“咔嚓”声,两侧被油烟熏得发黑砖墙上,一个接着一个“制版”招牌,亮眼醒目,卷起的铁闸门前都挂着透明帘子


据说,这是为了保密制版技术和打版样式等等的版权问题。



随便选了一家店走进去,就看到店里的老板在用电脑熟练的绘着图,旁边的店员则在人台上做着样衣。


和老板说明了采访的来意后,老板爽快的答应了我们,和我们咵了起来。



老板和我们说,最早开始,武汉的打版手艺人几乎都是从仙桃和天门过来的,算得上武汉的第一批打版手艺人,可惜现在只剩下了差不多10多家还留在汉正街。




最开始打版,都是手工绘制纸样的,那个时候,打一个版还得拆衣服,才能精确的知道每个部位的尺寸,后来才慢慢有了笔式机,到现在,几乎每一家打版店都是用电脑绘图了。


“那现在一天可以打多少版?”

“一天啊,差不多10个版吧~”

“欸?这么多?”

“都是电脑了撒,不到2小时就可以出一个版鸟。”



△ 用电脑绘制图的老板


而当我们问到,是不是会电脑绘图,就可以绘制纸样时,老板“高深莫测”的笑着说,那个不行,电脑绘图也需要有手工基础,如果没有手工基础,可画不出打版式


“那学习打版需要多久咧?”

“差不多3到5年。”




一般打版学徒都要学习3到5年,去了解打版的工艺,这样才能在画到衣服的每个部位时,不会因为没有足够的了解,而出现打出来的版型车不起来的情况。


当然,除了学习打版的手艺,服装面料的相关知识也需要了解,例如,不同的面料可能存在缩水性的不同,所以预留多少比例这些,都需要大概算好。不然,出现了万一尺寸不对,进车间生产开裁了,那损失就很大了~

 


正当老板和我们讲解着,就看到店里的女店员已经把样衣从人台上取下,坐到了缝纫机旁开始“哒哒哒”的缝了起来。


老板介绍说,这种叫作车缝,里面也有着大大的学问。




对于一件衣服来说,不同的部位,车法、线迹、甚至线的粗细程度都是有讲究的,所以要根据衣服的要求,来选择车针、用线、底线。车线要直,针车要准不能有针孔,还需要根据材料厚度,调整压脚压力,对于弹力服装,就连手对服装的拉力也要考虑进去。



看到听得一脸目瞪口呆的我们,老板乐呵呵的说:


“不仅仅如此呢,除了打版啊车缝这些手艺外,我们还得要了解现在的时尚趋势、流行的款式,并用到服装结构的设计中去,你们应该也看到了,这条巷子里这么多家店,稍微落后点就会被淘汰的啊。




“果然是艺术啊...”

“可不是嘛,打版算得上服装设计中承上启下、将创意变成衣服的环节。

“那...我能问个很俗的讨嫌问题不?你们赚钱不?”

“唉,现在的市场,不比以前,反正今年冇赚到几多钱。”


打版,是按照工艺的复杂程度收费的,一件衣服的工艺越复杂就会越贵,但话虽如此,其实赚钱与否的最大因素,还是得看市场大环境。




曾经的汉正街,几乎把握了汉口早期经济的命脉,加上那时候打版的没如今这么多,相对来说竞争也小得多,所以生意自然是不用说,客人都会自己找上门,甚至经常会忙得需要通宵制版。


到了现在,市场萧条了不少,虽然汉正街依旧车水马龙的模样,但也比不上前些年,繁华一时的景象。年轻的武汉吖,越来越少来这块淘衣服,连带着对打版的需求都少了,可打版店却越开越多,竞争激励,僧多粥少。




而当我们问起汉正街的搬迁是不是对他们也有影响时,老板给出的答案倒是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


“其实并没有什么很大影响,毕竟就算商户搬到了汉口北那边,对打版的需求也还在,所以打版的市场也就还在,只要市场还在,我们就会一直存在。”




回味着这句答案,我们和老板告别,虽然和我们聊了这么久,老板却始终坐在电脑前没有停下绘制着版式


离开打版店,走在巷子里,此时我们才真的了解到,原来这个破败老旧的地方,藏着这么多手艺人,让堆积碎布化身为了一件件衣裳



也许有一天,汉正街和记忆中不再一样,但这条巷子也许永远不会变,在一如既往的手艺人“哒哒哒”缝纫声中,向武汉吖诉说着关于汉正街最开始的模样。


- End -

出品:武汉十点半文化传播

编辑:Sap 主编:白廓

摄影:夏夏

武汉吃货原创发布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 精彩推荐-


武汉24小时营业的书店

大陆第一条以台湾地名命名的道路

亲测!新开通的武孝城铁不止能打飞机!

江汉大学,最值得炫耀的是它的食堂

弥漫着牛杂香的长堤街,又有一群人将离开

下一站,水果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