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宝山味道丨宝山鮰鱼(3)战火中的永兴酒楼

文化宝山2021-01-11 10:01:06

点击标题下「文化宝山」可快速关注


第三节 
战火中的永兴酒馆



由于徐发和黄才根师徒俩总是在对话间不经意的提起永兴酒楼,着实把我们的兴趣勾引了起来,之前在档案馆关于它的资料我们也看可不少,永兴酒楼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那么多老员工念念不忘?红烧鮰鱼是有怎样的惊人魅力能让那么多顾客交口称赞流连忘返?怀着浓浓的好奇,我们缠着黄老先生也给大家讲讲关于永兴酒楼的故事。

吃过午饭,正值衡山北郊宾馆午休的空档,餐厅里几乎已经没什么客人,经理给黄老泡了一壶他最爱的碧螺春便先行告退,留下我们一行人继续去探寻有关宝山鮰鱼的前世今生。


氤氲的热气在空气中缓缓升腾,温煦的阳光透过整片整片的落地窗透了进来。黄老轻酌了一口热茶眼神变得稍许深沉了些,明明该是宁静安详的午后啊,却在空气中弥漫出一丝紧张焦灼又略带伤感的气息。

周围的色彩仿佛被渐渐抽离,一切似乎都笼罩上了一层泛黄的老旧滤镜,时光要倒退回1937年的2月18日,恰逢农历大年初八,那个时候黄才根甚至还没有出生,坐落于上海吴淞老镇的永兴酒菜馆(原淞兴路160号)却在那天悄然开张。该馆充分发挥地临江河的优势以及吴淞渔市充足的水产鲜货,近水得佳鱼,烹饪长江口各类水产,以红烧鮰鱼、清蒸刀鱼、银鱼炒蛋等招牌菜吸引到了不少顾客,在短短数月内便闻名吴淞,而不久后在整个沪上都有了一定的盛誉。

围的色彩仿佛被渐渐抽离,一切似乎都笼罩上了一层泛黄的老旧滤镜,时光要倒退回1937年的2月18日,恰逢农历大年初八,那个时候黄才根甚至还没有出生,坐落于上海吴淞老镇的永兴酒菜馆(原淞兴路160号)却在那天悄然开张。该馆充分发挥地临江河的优势以及吴淞渔市充足的水产鲜货,近水得佳鱼,烹饪长江口各类水产,以红烧鮰鱼、清蒸刀鱼、银鱼炒蛋等招牌菜吸引到了不少顾客,在短短数月内便闻名吴淞,而不久后在整个沪上都有了一定的盛誉。

然而命运总是无情又无理,并不尽如人意。还记得那是同年8月初的一个中午,天气也是热的有些让人提不起劲儿,但是街道上明显有些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起来。紧张、不安、慌乱、躁动在四处扩散,希望与绝望正在盘旋交织,即使晴朗的日空也挡不住战火一触即发的恐慌。






永兴酒菜馆却仍在照旧营业,店里倒是也是没剩下什么人了,此时却进来了一对母子,好像也算得是上店里的常客。伙计黄宝初殷切的上前招呼,母亲也是照旧点了一份红烧鮰鱼又随便要了一点小菜,黄宝初写下单子吩咐厨房赶紧开工,又突然想起今天刚好还剩一条正儿八经的野生鮰鱼,偷偷叫过厨师叮嘱了几句,接下来自己则坐在收银台前继续看着报纸,没看几行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细的呜咽声,刚进来不久的母亲拉着对面儿子的手,肩膀微微耸动。儿子看上去年纪也并不大,却身穿一身挺拔的军装,眼神不忍却又坚定,他好像正说着些什么安慰母亲,黄宝初隔了太远听不太真切,母亲的情绪好像又渐渐平复了下来。

恰逢热腾腾的红烧鮰鱼正好出锅,黄宝初也不敢耽搁,便给母子俩送了过去,淡淡的酒香顺着水蒸气上升飘散开来,母亲借机悄悄的擦了擦眼泪,夹了一块最好的膏籽送进儿子碗里,两个人吃着浓稠鲜美的鮰鱼,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就像这咸中带甜的美味或许也不一小心混入了些许时代的眼泪吧。

一餐食毕,两人礼貌地向黄宝初道别,黄宝初也回了一声再见。炎炎日光下,一高一矮的两个背影渐行渐远,不知又将会被命运推去哪一个港口,是啊,想来那位母亲也一定是比谁都更希望能够再见吧。

时隔没几日,“八一三淞沪会战”就在上海壮烈打响,战役持续了近三个月,我方伤亡惨重,抗日战争也就此开始在中国全面爆发;同年11月12日,中国军队撤离上海,也同时意味着上海正式沦陷。


点评


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对母子,儿子要参军去了,一份红烧鮰鱼表达了母亲对儿子的爱,表达了热血男儿保家卫国的决心。战火中不独家庭、一个小小的酒楼也面临着存亡之劫!试看,永兴酒楼的命运终将如何?这对母子是否还能再次相见呢?


长按识别下方“文化宝山二维码”了解更多宝山文化活动,获取最新鲜的宝山文化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