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东坡有碗面

润色文化工作室2019-01-10 07:06:01


  8年前从北大经管学院毕业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如今的我是一家面馆的老板,在留京还是选择与当时的女友双宿双栖陪她回沪读研时,我丝毫没有犹豫的选择了回沪,于是她安心在交大读研,我则没有悬念的进了一家外企。

 


  大上海遍地都是五百强,多我不多,少我不少,周围的同事操着或地道或洋滨腔的英语,我这个北大出来的倒有点格格不入,转眼间,女友读研结束,因为机缘巧合,谋得了一份她很喜欢的工作,但是在她老家,苏北某地,在留沪和跟她回家结婚过日子之间,我又一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跟她结婚。

 

 

  在做此决定的时候,周围亲友都有异见,而我笑着对他们说,我们北大的人啊,到底是有些浪漫的,就这么着,我们把家安在了苏北小城R

 

  喜欢的工作找不到,所谓合适的工作不想去,老婆和岳父母一家给予我完全的尊重和自由,因如此,我在家读了一年的书,将之前想看的,未看完的,狠狠看了一遍,期间,我的儿子出生了。

 


  这一年的时间里,我看了诸多关于我最喜欢的东坡先生的书,无论是传记诗词等等,稍显做作的体会着此心安处是吾乡,然而心中隐隐的忐忑还是日渐清晰,我是该做点事情了。

 

  2010年开年,我吃到了一碗非常好吃的面,然而他只做给很少部分人吃,他就是我孩子的舅公,他做面的方法非常特别,在北京,上海,包括当地,面条做法大部分大同小异,而他有一手绝活,能用长江流域特有的鮰鱼煮一碗欲仙欲死的面。 “粉红石首仍无骨,雪白河豚不药人”这鮰鱼的美味是我东坡都不吝夸赞过的啊。

 

  当下福临心至一般,我跟舅舅说,舅舅你这手绝活必须要让更多的人吃到才是啊!舅舅打趣道,难道要开个面馆吗?我说,我开啊!就这样,在看到我家小区楼下的门面房出租的时候,我突然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开家面馆!

 


  找的门面店面朝东,而且有一个奇怪的小坡度,一般人都不喜欢,我却很开心的用低价拿下了它,这不是我的东坡吗?东坡有碗面就这么不问未来的出现了。

 

  此时,以为自己学了几年的经管终于能派上用场,事实证明开一家面馆远比学经济管理要难得多,在经历了各种行政事务的摧残和财政短缺的窘境,20108月,东坡有碗面的招牌终于亮相了。

 

  舅舅义不容辞的做起来大厨我在忙各种的同时也认真学起有关面条的一切,做碗面容易,但是做很多碗就不是简单的事了,此时我之前学的知识才灵光乍现般的发挥了作用,开业的时候正是夏天,很多人不愿意出门吃饭,而当时外卖还不成气候,特别是面食的外卖,小城机会没有,我和舅舅研究了好久,对外卖面条的口感保温等做了多次改良,从小区和周边写字楼入手,专攻外卖,没有人手,我自己在烈日之下骑着小电炉送面,两个月瘦了15斤 ,父母从上海赶来看我,一脸心疼,却也没说什么,现在想想,真是要感谢父母亲人对我的宽容,他们没有像一般父母一样要求自己北大毕业的儿子谋一份体面工作,这些年,一直任我自由,给予我理解,真的谢谢他们。

 

 

  东坡有碗面渐渐在小城打开了名气,我也用当年学习的劲头在学习如何做一碗好面条,业绩起来后,在开不开分店的问题上,我和参股人大厨舅舅又起了分歧,舅舅觉得这样挺好,慢工出细活,但是我想着能快速复制,打响名头。然而在静心之后,我还是决定暂缓扩张的步伐,尽心尽力做好每一碗面,除了口碑爆棚的鮰鱼面,我们打着学习的旗号,走了大半个中国,吃了各式各样的面,在这些基础上,我们又增加了一些菜单,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东坡有碗面开张5年后,我见到了一家资本投资公司的老总,他因为实在是喜欢吃我们家的面,于是想资本入股,扩大经营范围,做成中央厨房,辐射全华东,开的条件很诱人,规划的前景也非常诱人。

 

  至于到底要不要做呢?那你看看你周围有没有一家面馆叫东坡有碗面呢?

长按二维码,关注润色文化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