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一首宋诗中的故乡美味

空瓶的微观世界2020-11-15 08:38:43


                                      (野茭白)


一首宋诗中的故乡美味

/邵满桂

    

    春暖万物苏。经过冬天的蛰伏、蓄养,盼春的人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舒展筋骨了,也可以踏青郊游、沐浴阳光了。我们曾欣赏过许多春景,也引发过无数春思。但是,这样一种场景,可似曾相识?

                  (仿《春江晚景》)


春寒刚过,气温渐升,疏落的竹林已吐新绿,透过竹子的间隙放眼望去,几枝初放的桃花摇曳着身姿,向人们报告早春的讯息。虽然还未到桃花怒放时,但桃竹相衬,红绿掩映,春意格外惹人喜爱,春天的无限生机和希望,已经显现出来。而江河岸边期待了整整一个冬季的鸭群,也已经觉察了初春江水的回暖,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争先恐后地下水嬉戏玩耍。再看看江滩上,满滩的蒌蒿郁郁葱葱,像铺上了绿色的绒毯;芦笋也开始抽芽、破土而出,探出精灵般的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此时,河豚已经做好准备,精神抖擞,正要成群结队逆流而上,从大海回游到江河里了。                   

不错,这正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为惠崇画作《春江晚景》题诗所描绘的经典景象。诗曰:“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好个一派生机盎然,一片春光无限!至于诗中的“春江”或初春的“江”指为何处,史上说法不一,难以考证。其实,我更想说的是,诗中所描绘的景象,跟我的第二故乡滨江小城扬州仪征市的春景,如出一辙,而诗中提到的三种美味佳肴蒌蒿、芦笋、河豚,更是仪征的特产。

                                     (鲢鱼苔)


在仪征,河豚与刀鱼、鮰鱼、鲥鱼等四种回游鱼并称为“江四鲜”,为清明前后的时令江鲜。如有将“正是河豚欲上时解释为美味的江鲜河豚就快上市”的,那定是从苏东坡这位大美食家的角度来理解的。想想仅一个“东坡肉”馋煞多少人,何谈还有“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墨鲤”“东坡羹”“东坡饼”“东坡酥”,等等。

                                              (蒌蒿


话又说回头,长江河豚一路从长江入海口溯游而上选地产籽,最远就止于仪征,再往上游,仅仅几十公里开外的南京水域就未见河豚的身影了。因此,河豚自然也就成为了仪征的一大特产。当然,现在食用的河豚大多是养殖的。而“江四鲜”中的鲥鱼多年前在仪征江域已绝迹,又因鲥鱼难以人工饲养,旧时那种“蒸鲥鱼赏牡丹”的雅趣已不复存焉,于是“江四鲜”变成了“江三鲜”。其实,野生刀鱼也已非常稀少。物以稀为贵,现在的“江三鲜”也不是寻常人家可以经常消费享用的,因此,普通老百姓更钟情于野生蔬菜“洲八样”。

                                                  (地藕)


仪征“洲八样”,也称“洲八鲜”,除了苏东坡诗中提到的蒌蒿、芦笋外,还包括洲芹、马兰头、鲢鱼苔、野茭白、紫菌、地藕,共计八样野蔬,这与南京的“七头一脑”(香椿头、马兰头、蒌蒿头、枸杞头、苜蓿头、豌豆头、荠菜头、菊花脑)有些差异。这些野蔬食用爽口、绿色天然、风味独特,实属难得的美味佳肴。或许,多少年前,人们并没有觉得它们的可爱、宝贵之处,甚至只是当作食不果腹时的充饥野草、度荒主食罢了。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反而觉得食用这些野草更加有滋有味,更能体味到伴着泥土气息的芳香,接地气、利健康,每到上市季节都争着尝新、品鲜。

                                               (紫菌)


“洲八样”主要生长在仪征东郊十二圩镇的江边岸堤、芦柴滩、河坎等附近,据说,在十二圩,能找到“洲八样”的人为数不多,都是些上了一定年纪的土生土长的女性,年轻人一般不认识,也找不到。令人遗憾的是,如今,也已经找不全“洲八样”了。比如紫菌。它是一种菌菇,虽然长得像黑香菇,但并无香菇之味,一般用来做卤水菜,味道十分鲜美。而随着江滩开发导致芦柴滩日趋减少,长在芦柴滩里的柴菌已经在多年前就绝迹了。除了柴菌,细嫩的地藕也早在十几年前已经绝迹,多数饭店只好以枸杞头、菊花脑作为替补,有的饭店还以香椿头代替。

                                         (马兰头)


经春雨滋润、阳光普照,各种野菜蓬勃生长,一茬又一茬,陆续上市,人们从初春、到仲春、再到晚春,尽情享用着大自然的馈赠。蒌蒿上市最早,一般春节后就有了,然后依次是芦笋、菊花脑和马兰头、枸杞头和洲芹,野茭白、鲢鱼苔最迟,一般在清明后上市。

                                           (野洲芹)


说到“洲八样”的吃法主要是凉拌,用开水焯后,按照不同菜种特性,切碎,或切成段,甚至不切的,依个人口味,加上少许麻油、酱油、味精、醋等佐料拌匀即可,味道正如汪曾祺所言“极清香”,“食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也有搭配其它菜料清炒的,比如蒌蒿炒臭干、青蒜炒野芦笋、菊花脑蛋汤、松子马兰头、清炒枸杞头、野洲芹炒豆瓣、野茭白肉丝汤……这些野菜如果配上白汁河豚、清蒸刀鱼、鱼圆蹄筋、鸡汤之类,确是一桌很不错的江鲜野菜美餐,清爽白嫩、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芦笋)


雨水丰润,阳光温煦,浸着江水、沐着江风、吸着江气茁壮生长的野菜,精灵般惹人喜爱,透着一股清香四溢、自然芬芳的野味,自是令人难以忘怀。

我在仪征工作、生活了十几年,虽说不上立业,但成了家,育了子,人生中最美的年华洒在了那方热土上。虽然离开仪征也有近十年光阴,但每逢春暖花开季节,我仍念念不忘那些散发着泥土、江汁芳香的美味佳肴。

                      2018年3月10日于紫金东麓


—————————————————————

本文作者:邵满桂,笔名空瓶,江苏兴化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沉浸文字若干年,出版诗集《比风还轻》《时间的伤口》,参与编撰《银行老存单》图书,曾在《江南时报》开辟个人专栏金融,现居南京以金融为营生,以码字为乐趣,以艺术为闲情,以发现生活的细节为享受。

   (声明: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且未标注版权,如有不妥请告之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