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真实故事:女大学生甘愿接受潜规则,真相令人触目惊心!

言情债2018-11-08 16:59:34



01


李江初赤脚站在床边,腆着肚子,努力扣衬衫上的纽扣。


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种酒足饭后的满足感。


唐曼躺在床上,宾馆的白色被子拉的很高,被子外只露出两条纤细的手臂。


“今年年底可以转正了吧?不会再拖了吧?”她的声音糯糯的,很好听。


“放心吧,评估过了,我就提议研究你的事儿”李江初弯下腰,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一把,“宝贝儿,我先不陪你了,待会有个会,不能迟到,你晚点再下去退房。”


唐曼轻咬嘴唇,微微的点了点头。


李江初麻利的扣上腰带,又把放在枕边的手机揣进裤兜,转身走出了宾馆。


这是一家三星级宾馆,距离单位只有三个路口,唐曼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李校长苟且了。


是的,在她的心中,和李江初每一次约会都是苟且。


此刻,宾馆的窗帘严丝密合地紧闭着,屋外是艳阳高照的秋日午后,屋内却是暗黑一片,床头两盏欧式壁灯映出两小团惨淡昏黄的光。


唐曼觉得自己处于无尽的黑暗中,她拼命的想要寻找那份光明,可不管怎么努力,前方依然是一片漆黑。


唐曼一毕业,就来到了向海中学, 和她同期来的,一批批都转了正。只剩下她,干的话最多,可一到评优转正的时候,总是没有她。


转正的员工里,有的父母身处高位,有的家里和校领导是亲戚,有的是硕士、博士学历,再不济,也是毕业于211或985院校。


唯有唐曼是普通本科学历,她的父母下岗后在夜市摆摊。


应聘的时候,校领导看重她出色的教学能力,让她留下来代课,可到转正的时候,她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剔下来。


有一次,李校长点名唐曼,让她代表新进员工,同校领导一起去一所重点中学学习管理经验。


正是那四天出差,唐曼和李江初熟悉起来。


白天考察完学校,李江初就开车载着她,满城寻找特色的馆子。


她本来不想去,可李江初手握转正生杀大权,她不得不去。


出差结束后,李江初时不时给她发信息,约她一起吃。


李江初喜欢吃鱼,他们常去些高档的酒店,新鲜的日式生鱼片,江南做法的鮰鱼羹,云南石斑鱼火锅,他都带她品尝过。


吃饭的时候,李江初表现的风度翩翩,侃侃而谈。唐曼则面带微笑,尽量表现出谦恭的态度,可内心却如坐针垫。


她既要表现出良好的个人素质,对李校长表达恰到好处的好感,又得费力地周旋保护自己不受侵犯。


也因为此,每次约会,她都胆战心惊,约会结束,回到宿舍,就瘫在床上,精疲力竭。


转正的前一天晚上,李江初送她回宿舍。


临下车时,在车里,李向阳握住她的手意味深长地说:“丁薇啊,只要你好好表现,这次转正我会帮你争取的。”


唐曼身体一僵,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咬了咬嘴唇,木然的点了点头。


此后的半个多月,李江初再也没找过她。


不久,转正名单出来了,依然没有她。


失落和焦躁像只无形的手攫住了她的心,胸腔里奔涌的情绪快要让她爆炸了。


她终于下定决心,名单出来的当晚,她破天荒主动给李江初发了一条短信。


她在短信里这样写道:“李校长,您今晚有时间吗?我想约您出来,谈谈转正的事。”


刚刚发送出去,便收到了李江初的回信,“好啊!,没问题,这饭我请,不用你破费。”


那天出门,唐曼特意洗了个澡,化了淡妆,在镜子前照了又照。


镜子里的女孩看起来是那么年轻,像一株青葱的小苗,嫩得能掐出水来。那柔顺的长发,玲珑的曲线或许对任何男人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照着照着,唐曼捂着脸哭了。


她满心的委屈。


她哭了好久,等到抬起头,她强迫自己面带微笑。


她对着镜子喃喃地默念:“我要好好表现,我要转正。”


她明白,除了靠自己,谁也帮不了她。


02


那天晚上,李江初带她去了一家西餐厅,没有再去吃鱼。


他们跟着服务员,来到一个名为“塞纳河”的包间。


房间的隔音很好,关上门,变得异常安静。


屋内装饰的很高档。


闪着暗光的黑色大理石就餐台,浅褐色的真皮沙发宽大柔软,仿佛有着无限的包容性,让人看一眼就想躺下去。


一切都心照不宣。


饭吃到一半,李江初就搂着她滚到了柔软的真皮沙发上。


李江初把她抱起,放到大理石的餐桌上,桌面很凉很硬,她的臀部紧紧挨着大理石上。


旁边,是吃了一半的牛排、红酒……


李江初的身体靠上来,丁薇的手往桌面一撑,红酒杯碰到了,半杯红酒洒在了桌面上……


李江初很兴奋,喘着粗气,唐曼没什么经验,只能任由他摆布。


事后,她没有流血。


但那是她的第一次。


她有男朋友,是她的高中同学。


他成绩很好,考上了更好的大学,后来又上了研究生,但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联系。


男孩的家庭条件不好,凑不足路费,只有放寒假暑假的时候,他们才有机会见上一面。


他们彼此很相爱,但只限于亲亲抱抱,男孩在在最后关头,总能控制住自己,他们之间还延续着高中时那种纯真的校园恋情。


这段感情是丁薇对未来最美好的期许。


可现在,美好已经被她亲手毁了。


赤身坐在大理石桌面上,唐曼觉得自己肮脏不堪。


“小曼,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经验嘛!”李江初去厕所里扯了卫生纸,当着唐曼的面,认真的擦拭下身。


唐曼脸色苍白,没有答话,摸过衣服,颤抖着手套在身上。


“要不要再吃点?我叫他们拿去热热。你没怎么吃啊!”李向阳穿好衣服,展平双臂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后背上。


唐曼摇摇头,没有说话。


她怕自己一张口,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李江初饶有兴致的把她拉在怀里,“小曼呀,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儿。若不经风,楚楚动人。”


“小曼,你知不知道,早在你来学校面试的时候,我就看上你了,你放心,年底转正的名单里,一定有你。”


“李校长,希望你遵守诺言,不要忘记今天说的话。”


“当然忘不了,你现在是我的人,我不帮你谁帮你,放心,转正的事,包在我的身上。以后评职称、升迁,我也会尽力帮忙的。”


李江初握着唐曼细腻的小手,意犹未尽的摩挲着。


唐曼沉默无言。


唐曼要求不高,只求转正,可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至于以后的升迁,她并不奢望。


她只是不想重复父母的生活,那种起早贪黑累断腰却仅能饱腹的蝼蚁般的生活。


唐曼的父母在距离学校不远处的美食街,摆夜市摊卖卷饼。


摆夜市要靠时间,黑白颠倒,父母常常要从下午一直忙到凌晨曙光微现。平时,他们还要面对城管和税务的各种刁难,再扣除摊位费、生活费,一年下来剩不下几个钱。


唐曼的母亲,有严重的胃病,父亲也累出了关节炎,一入冬,父亲的腿便疼痛难忍。


然而,即便这样,他们也没舍得去诊所看看。


没有存款,没有保险,不工作,拿什么来生活?


高考的时候,唐曼发挥失常,只考上了专科,但父母还是咬牙拿出全部积蓄把她供上了大学。读大学的时候,她发奋学习,考出了各种证书,又一次性通过了专升本考试。本科一毕业,她就应聘到了向海中学。


这下,父母总算舒了口气。


他们一跟别人提起唐曼,就是满心的自豪:“我们曼曼以后是要教书的,当老师!吃皇粮,有五险一金!我们家,总算是熬出头了!”


去年回家过年,母亲一直盯着问,“曼曼呀,什么时候才能转正?转正了,才能算正式工作啊! ”


她安慰母亲,“快了,快了!”


父亲说,“孩子啊!不着急,好好干,转正是迟早的事,平时和领导搞好关系,关键时候,帮忙说句话,说不定就转正了。”


她临走时,父亲花了六百块,买了一盒茶叶,包装很精美。


叮嘱唐曼,一定要送给领导。


她望着父亲斑白的头发,瘦骨嶙峋的身架,一股辛酸涌上心头。


她轻轻拥抱住父亲,在他耳边宽慰道:“爸,你放心吧!肯定没问题……”


事实上上,她根本就没有把那些茶叶送给领导,茶叶礼盒一直摆在宿舍床底下。


那天晚上,坐在李江初的副驾驶坐上,望着车窗外流光溢彩的街灯,唐曼竟有些释然地想道:茶叶礼盒算是不用送了,因为,我已经把自己送出去了。


03


赵冬梅是李江初的现任妻子,她们结婚已经有二十多年。


曾经,他一度以为,李江初是深爱她的,尤其是他疯狂追求他的那两年。


婚后,李江初靠着岳父的关系在单位一步步提拔了起来,从教导主任到副校长再到校长,一路扶摇直上。


赵冬梅的噩梦是从父亲的去世开始的。


赵冬梅无意中发现,丈夫和很多年轻女性保持着不正当关系,这其中包括学校的女老师、往学校送耗材的女业务员。 


其实,李江初早有不轨行为,只是赵冬梅父亲在世时,李江初行为收敛,有所顾忌。


自从她父亲因心肌梗塞去世,他最后点敬畏心就没了。


赵冬梅想要离婚,可家里的财产,都掌握在李江初手里,她连家里有多少存款都不知道。


自小就优渥的家庭环境,让她形成了单纯爱依赖人的性格,她从没有想过李向阳会背叛她。


人到中年,赵月梅第一次看到李向阳跟女下属发的那些露骨短信,她觉得自己一直笃信的世界轰然坍塌了。


她哭过闹过,可李江初依然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肆。


赵冬梅一跟他闹,他便几天不回家。


赵冬梅提出离婚,他说可以,但是钱一分都没有。


赵东梅曾拿着李江初的短信截图和网聊记录去咨询律师,律师告诉她这些证据只能证明双方有暧昧关系,并不足以坐实婚内出轨。退一步讲,就算她有办法捉奸在床,法院也不会因为婚内出轨就判对方净身出户。


事实上, 如果对方故意隐藏财产,甚至采用伪造债务的形式,最终净身出户的可能是赵冬梅。


从律师所出来,巨大的无助感席卷全身。


如果父亲还健在,多好!


她可以像父亲倾诉,父亲一定会像以前一样,给她中肯的建议和最稳妥的安排。


她依稀记得,父亲去世的前一个月,正好是周末,她带着孩子回家和父母吃饭。


饭后,她陪着女儿看《光头强》,阳光透过阳台的落地窗里懒洋洋地照进来,她和女儿笑得前仰后合。


父亲坐在一旁,静静望着她和女儿,慈爱的目光像汪着一湾湖水。


她随手拨了一个橘子递给父亲,“爸,你也吃啊!”


父亲接过橘子,突然语重心长的说,“孩子啊!没有人可以一生顺遂,我把你的人生安排的太顺了,是不是会害了你?”


她怔了一下:“爸,你说什么呢?”,但随即,她的注意力又被女儿的笑声吸引了去。


一个月后,父亲去世了。


现在想,父亲冥冥之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所以,他那天才会发出那样的感慨。


11月的深秋,金色的落叶已铺满了地,赵冬梅独自走在午后孤寂的街道上,她每走一步脚下都传来落叶被踩碎的咔嚓声,一种萧索弥漫上心头。


赵冬梅明白,父亲已经去世了,从今往后,她只能靠自己。



04


唐曼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当看到她和李校长搂抱在一起的照片被拍在桌子上时,她彻底懵了。


所有的坚固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失守。


她可怜巴巴看着对面坐着的女人,想要求饶却不知怎样开口。


赵冬梅望着她,眼里射出两道冷光:“这些照片如果散布出去,对你个人会有什么影响,就不用我说了吧?我当然可以拿着这些照片把李向阳搞臭,只是,这样一来,你也就跟着受连累了。我知道你的家庭情况,你还有个读研究生的男朋友。我想,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你走上这一步也是不得已。” 


唐曼脸色苍白,腿软的恨不得跪地求饶。


赵冬梅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唐曼,其实我并不恨你。”


听到这,唐曼猛然抬头,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我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和李江初离婚,如果你听话,我可以保守这个秘密。”


“需要我做什么?”唐曼颤声问。


“很简单……”


05


圣诞节那天,李江初约唐曼去西餐厅。


还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那家餐厅。


李江初觉得那天的唐曼最美。


她穿了一条黑色露背连衣裙,连衣裙恰到好处的剪裁勾勒出紧致的腰线,她把长发高高盘起露出纤长白皙的脖颈。


菜上齐了,丁薇不着急吃饭,而是举着半杯红酒慵懒地跨坐在黑色大理石餐台上。她一条腿伸直了插在李向阳两腿间,一条腿微曲着搭在餐台上,连衣裙是开叉的,她这个坐姿使得两条白腿尽头的底裤若隐若现……


柔美的目光,更具有诱惑力。


李江初瞬间血脉喷张,在这样的挑逗下,是个男人也控制不住。


他直接把她按在了餐台上。


……


事后,李江初要送唐曼回宿舍,唐曼拒绝了。她说自己要去隔壁的商场给父母买点东西。


李江初没有多想,两个人就此分开。


李江初刚回到车上,就接到了妻子赵冬梅的电话。


“李江初,你听好了,我只给你15分钟的考虑时间。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现在马上回家跟我签署离婚协议,我和律师在家等你;第二,如果你不同意离婚,那么唐曼会在15分钟报警,控告你强奸。”赵冬梅的语气极其冷静,感受不到一丝情绪的波澜。


“你说什么?”李江初下意识的喊道。


“不要怕,我只是想和你离婚,我要的不多,60万加一套房子。”说完,赵冬梅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江初刚想回拨回去,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是照片。


是他和她在餐台上的照片,唐曼光洁的后背和他充血的脸庞。


单纯从照片上看,一旦公布出去,没人知道女主角是唐曼,但男主角,会尽人皆知。


“该死!”


李江初挥手重重的打在方向盘上。


他拨唐曼的手机,已经关机。


他只能再次拨给赵冬梅。


“考虑的怎么样?你还有五分钟。”


“赵冬梅,你我夫妻一样,这么做,就不怕影响到孩子?”李江初故作镇定。


赵冬梅冷笑一声,“你强奸女大学生,就没考虑过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影响?你总得给我和孩子留条活路。”


“你污蔑我,我没有强奸。 ”李江初大喊着。


“是吗?唐曼可不是那么说的。看来,你是想打官司了。《校长借指导工作之名在饭店包间强奸实习女教师》,你觉得这个标题怎么样?”不等李江初反应过来,赵冬梅再次挂了电话。


李江初再次回拨,是忙音。


他害怕了,额头上渗出冷害,一旦赵冬梅泄露出去,他现在所得到的的一切,将会化作乌有。


“你别报警,我现在就回去,我答应你,我答应你的一切条件。”


李江初猛踩油门,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握着方向盘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各种纷繁杂乱的思绪在他脑海翻滚。


他想,赵冬梅这个蠢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学精了,变狠了,竟然懂得算计他了?


还好,要的只是60万和一套房子。


眼下受制于人,就算要的再多,他也会答应。


还有丁薇那个贱人,她想转正是不可能的了,他要找个机会把她开除。


圣诞夜的大街上灯火辉煌,举着玫瑰花的年轻情侣相互依偎着,脸上都带着甜蜜的笑容,各大商场门口站立着巨型的卡通玩偶,给过往的行人派发传单和小礼品。


唐曼赢了吗?她输了,输的彻底,输了身子,输了工作。


赵冬梅赢了吗?她输了,输了家庭,输了爱人。


李江初输了吗?她赢了,赢了无数女人的趋之若鹜,赢了事业到达巅峰。


谁是好人?谁又是恶人?我真的分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