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江团入昆觅市场 王者下一站?

云南经济日报2020-05-25 07:12:35

在绥江,大汶溪放养的江团已被高度认可,200元/千克,每天滇野水鱼专卖店都要销售几百斤鲜鱼,到体验店消费的客户更是络绎不绝。
美味江团
“几十年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鱼了。”7月5日的晚饭桌上,87岁的石老和82岁的老伴对侄女做的这盘爆炒鱼丁赞不绝口。
“我见这江团新鲜就买了一条,肉切成丁,只用了姜和葱爆炒,其它什么也没放。鱼头和鱼骨做汤,保持了鱼的本味。”后来侄女补了一句:“不是我做菜的水平高,而是这鱼好。”
此番对话的背后,陈泯行已经带领公司市场部的同仁,在刚刚过去的6月里,先后拜访四川、重庆等地生鲜市场的上百位经销商和代理商后,时下又来到了昆明。
此时,距离他担任云南绥江县金沙江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正好两年的时间。作为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当地人不习惯称呼陈泯行的姓名,也不呼职务,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叫他“小行”。
小行和他一手养大的江鱼
一年前,负责市场调研和特有鱼养殖选址的小行和公司掌门人,将目光聚集在了江团和湟鱼身上。忙碌,使他焕发出一股特有的热情和激昂。
寄语天公与河伯,何妨乞与水精鳞。
粉红石首仍无骨,雪白河豚不药人。
戏作鮰鱼一苏轼
来自滇野水鱼放养基地的江团
苏轼这首《戏作鮰鱼一绝》,成为目前所见最具价值的鮰鱼史料。
 江团的学名很拗口,叫做长吻鮠,有名鮰鱼。生活在金沙江流域的人对它并不陌生,而对于生活在内地的人来说,打个比方它如同金线鱼和地上跑的大熊猫。随着水土的变化,现在的野生江团和湟鱼越来越少,国家加强了保护。
滇野水鱼体验店演示江团等江鱼的烹饪方式
这几天,小行和他的团队驻足昆明,其目的是要把以江团和湟鱼为主的金沙江特有鱼带到昆明广大消费者的餐桌上。虽然,天然水体放养的江团和湟鱼肉质上层美味更佳,但开拓市场的路并不平坦。
 7月4日,小行和带着的产品“滇野水鱼”现身昆明海鲜交易市场。作为自主品牌,“滇野水鱼”包含江团、湟鱼、裸裂尻、细鳞鱼等名优珍稀鱼类。
但这次来到昆明,小行主推的是江团。在他看来,江团是公司天然水体放养金沙江特有鱼的代表,江团被市场接受,其他鱼类的推广也就顺理成章。
但实际上,之所以成立云南绥江县金沙江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启动滇野水鱼项目,并非偶然。
2012年为支持向家坝水电站蓄水发电,绥江县城搬迁。电站建成蓄水后,绥江县境内库区水面增加6万多亩,“高峡出平湖”为绥江大力发展渔业经济带来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不过,库区建起来后,金沙江的激流险滩却消失了。没有了激流险滩,江团、湟鱼的品质就变了,以前鱼的味道后来者只能听前人诉说。
放养基地
“选择做这个项目,是为了让人们能一直吃到金沙江的鱼,留住记忆中的味道。”毋庸置疑,追忆金沙江的鱼,追忆儿时的味道,是小行竭尽全力在绥江启动江团等金沙江特有名优珍稀鱼放养的初衷。
向家坝水电站建成蓄水后,吃金沙江里的野生鱼渐渐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特别是父亲一辈,他们吃着金沙江里的野生鱼长大,现在却吃不到了,心里总觉得是一种遗憾。”但这并不意味着,记忆中的味道会成为过去。
怎样留住记忆中的味道,怎样养殖金沙江特有江团和湟鱼,并尽可能保持它野生的味道?在父亲的支持下,2014年小行成立公司,注册滇野水鱼品牌,引入水产研究专家,借助大汶溪复原金沙金的水流和沙滩,放养金江团的使命开始了。
 绥江水好,是特有的优势。起初,小行打算依山建7个鱼池,“但成本会很高,后来就选择依河而建。”他说的这条河,便是水源位于原始森林的大汶溪。
这条溪水流湍急、险滩密布,而激流险滩的生长环境是江团、湟鱼等江鱼保持“野味”的根本所在。放养河段长20公里,江团、湟鱼等江鱼的运动范围是平湖放养所不能及的。且水里本来就有野生鱼,也就是说有生物链存在。
放养水源
“我们做的就是把江团、湟鱼等金沙江特有鱼类放养到河里,不作任何的人工干预,让它依赖河里的生物链生存、生长。”
这可不是传统概念中的养殖,只放不养,这个团队在做的仅仅是看护,就是不让鱼生长的外部环境受到人为破坏。
正是如此,小行在养鱼的大汶溪河段全程安装摄像头,为的就是全程监控外环境,防止投食等人工干预。
“运到昆明市场的江团都来自这条溪,品质绝对有保障,味道可归属于天然。”在绥江,大汶溪放养的江团已被高度认可,200元/千克,每天滇野水鱼专卖店都要销售几百斤鲜鱼,到体验店消费的客户更是络绎不绝。
“放养出来的鱼不能说和之前金沙江里的野生鱼肉质完全一致,但至少可以跟它媲美。”小行分析,从现在的市场看,消费者吃到的一般有3种鱼:一种是池塘喂养,肉质一般,市场价为二三十元一千克;第二种是网箱鱼,品质比前者好一点,价格略高,也有人把它当野生鱼卖;第三种是野生鱼,但现在已经很少。
大汶溪水源头
也就是说,目前,市场里像滇野水鱼一样天然水体放养、自然周期生长的江团、湟鱼等并不多见。
不过,当初小行承包大汶溪20公里河段,放养金沙江特有名优珍稀鱼的创业举动,在当地人眼里“并不可靠”。人们议论纷纷,这不是头脑发热?
“因为这种放养方式,投入成本太高”,执着的小行没有理会这些说法,毅然决定干,截至目前,滇野水鱼项目已投入2000多万元。
“我们的鱼品质好,只是目前还处于身在深山人未识阶段。”这也是市场调研给小行留下的深刻印象。
在绥江,滇野水鱼的市场反应是最直观的认可。“短时间打开国内10个省份市场”已写入公司两年发展规划。这,正是这段时间,小行和他的团队马不停蹄到各地考察的原因。
“总的来说有市场,但问题是省内外市场上目前高品质的鱼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人们对江团还不了解,特别是省外的经销商很犹豫,也有的反映没听说过江团,直接就回绝合作事宜。”
原本,小行想把放养的江团首先推向重庆等经济较发达省外市场,可考察结果不尽人意。
“昆明的情况好一些,至少还有一些人听说过或吃过江团,而公司是云南的本土企业,推广起来会相对容易一些。”打开市场的第一步,他们最终把目标放在了云南省会昆明。
如何打开昆明市场?这些天,小行和他的团队已拜访了一部分昆明的高档酒店,“公司的江团已进入其中一家酒店,试行阶段已开始。”
在大汶溪放养基地捕捞江团
但是,在昆明的海鲜市场找到合伙人,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海鲜市场的经销商掌握着大量的客源,有成熟的海鲜销售渠道。”江团、湟鱼等江鱼初入昆明市场,需要这些海鲜大佬的认可和推广。
7月4日,小行和他的团队这一天的目标就是在昆明的海鲜市场找到一位对他的江团、湟鱼等江鱼感兴趣的“大佬”。
“我的江鱼品质确实很好,是目前昆明市场上找不到的。”一大早,小行拨通经报记者的电话,除了表明能否为其引荐一位昆明海鲜市场较成熟的经销商外,他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就是:他的货品质上层。
来自滇野水鱼放养基地的江团
这一天早上,“忙”把包括经报记者在内的这几个相识却不相关的人交织在一起。
“什么?江团?我不做鱼生意。”“是你的朋友?好的,我在店里等你们。我可以把知道的市场行情告诉他,也可以把他介绍给做淡水鱼生意的同行。”
接经报记者电话的是昆明和平村海鲜市场福建海鲜行的老板陈镇伟,通话时他正忙于早市。
大家碰面时已是中午12时30分,小行和陈镇伟进行了简要交流。很快,陈镇伟把小行一行人引到了市场内一家专做鱼生意的店里。
“这家是这个市场里做鱼生意较有规模的一家,他家自己有酒店,同时也给不少酒店供货。”
陈镇伟支招,可以先试吃,你的江团确实如你所言味道不错的话,可以试推、试卖。”在海鲜市场打拼这么些年,鱼的品质好不好,根本瞒不了这些老板的舌头。
“在昆明市场,我们在做的就是寻找经销商和代理商,让昆明人尽快能品尝到这大自然的美味。”对于市场经销商提出的试吃,小行很自信,而这份自信来自他一手养大的江团。
大汶溪放养基地慕名而来的垂钓爱好者
尽管,江团、湟鱼等江鱼在昆明的市场还未打开,但其上等的品质会总有一天会让这里的消费者钟情,未来的市场占有率不可估量,成为渔业市场的王者也不是不可能。
云南经济日报全媒体记者 喻 波 王绍琴
实习生 季永鹏
 往期精彩内容

隧道塌方怎么办?云南建投来个应急救援演练,强化安全生产意识

豪车名角网红舞者同台竞秀,图解昆明国际车展之高雅大美

近了,近了,沪昆客专的脚步近了。

用82.84万元来搞农村文化建设,来看看镇沅打算怎么花这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