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水产商机交流组

5月31日(星期四)日常|活在当下

宁说无妨2019-05-18 09:43:59

五月的最后一天,理当是盘点的日子。

小雨淅淅沥沥,早晨没来得及过早,便赶去参加全市干部大会。

体制内的人都清楚,干部大会不能请假不能代会,原因无他,要么是重大活动,要么是重大人事变动。总之,我们得带着耳朵,带着笔,带着五味杂陈的心情。

在我心中,有两种场合会让干部们心起涟漪,小心脏会扑扑地跳一小会儿。一是到监狱参观,听那些曾经熟悉的干部现身说法;二是每次为其他升迁的同行,手脚麻利地打勾勾。虽然感觉完全不一样,但还是如朱自清笔下所言,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老佛爷老教导我说,穿不完的绫罗缎,爱不完的美貌妻。人这一辈子,就怕欲望膨胀,欲望一多,就不可避免偏离正常轨道,把自己整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甚至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哲人常说,前三十年不要怕,后三十年不要悔。回首走过的岁月,我还真得抵抗住了好几次诱惑,假如我28岁的时候同意去一个大机关,假如我32岁同意去另一个大机关,假如我35岁的时候同意去另另一个大机关,假如我42岁同意再回另另一个大机关,我的人生不知道会是怎么一般模样。但我真想得很穿,我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不管这大机关那大机关的,之所以频频向我招手,目的是让我去干活的,去干那些别人不想干的活。

人生识字糊涂始,好在我一直装糊涂,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依旧还在坚守,虽然最后一多半以失败告终。但我终究不会后悔,很多美味佳肴,看过尝过就够了,天天吃也会腻了吐了,而且那东西根本不养人,五谷杂粮才是农家之宝啊,谁让我不是生长在皇宫咧。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选择是自己坚守出来的。

干部大会一散,我就回到办公室,抓紧抄读一页纸,照例是人民日报的文章。这些文章,写得真好,我真是疏于学习了,得迎头赶上才是,无奈杂事太多,平时既得谋又得干,还得督着办,脑壳都是大的。

中午回行宫吃完饭,一边督着游儿午睡,一边琢磨着自己写作计划。那个长篇小说,在新形势下写了估计也是白写,很难博得出版社认可。而其他的,倒可以先行一步。不要指望着一步到位,不怕慢就怕站,先天马行空写一通再说,等以后再来慢慢整理。其中,一个写作计划题目我都想好了,叫《老彭教你写材料》,从下月起在微信公众号每周日推送一篇,连续写个三四十万字就行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只要认准了的事,就要大胆地干大胆地闯。想看材料系列谈的,可以在文后留个爪,看看反响如何。

中午破天荒地看了会电视,刚好调到央视十套,刚好碰到了《味道》栏目,刚好碰到了鮰鱼的做法。而我昨天刚刚做了鮰鱼的,便仔细对照起来。虽然我是无师自通,没有专门学做这个菜,但很多地方还是值得称道的,比如切块的手法,几乎跟大厨一模一样,只是他的刀锋利一些,我的菜刀钝一些;比如先把作料豆掰酱放锅里炒出红油,等等。只不过一个细节,因为鮰鱼是无鳞鱼,身上粘液太多,腥味太重,需先焯水,再捞出来。再就是要熬出胶原蛋白,需先大火炖,再小火收汁。世事洞明皆学问,做菜也是有学问的,当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

下午赶到办公室,跟同事一起到某单位处理相关事宜,感谢兄弟领导的悉心指导。只要为了单位和同事好,该去刷脸的还是要去刷脸,不然再过几年就成了臭不要脸的了。忙了个把小时赶回单位,又扯了几个事,一看时间,都六点多了。时间真的是不够用啊。今天又碰到两个熟人,说每天都在看我的微信公众号,说写得蛮好蛮喜欢看。我说,感谢谬赞,都是不成熟的些搞法。没料到其中一位领导说,如果都像你说的那样成熟,那这个社会该多么危险啊。呵呵,感谢知音赏,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

晚上回行宫吃饭,游儿今天的语文数学卷子发了,都考了八十几分,成绩非常稳定,从来没超过中等水平。特别是主人公根本没把成绩放在心上,好像已经麻木了,心理素质真是超强。我也算是跪服了。真希望有时间,在期末考试之前,跟他恶补一下。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只是太对不住老师们的关爱了。

惭愧,抱歉,爱慕索瑞。